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中国诗书画家网 首页 国学 考古发现 查看内容

杨家村青铜器窖藏:一部家族史,一部西周史

2020-9-9 10: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6| 评论: 0

摘要: 四十三年逨鼎(丙)  每一处被唤醒的遗迹都会牵出一段久远的历史,杨家村青铜器窖藏也不例外。2013年1月19日,农历壬午年腊月十七,星期六。这是一个冬月里普通的日子,午后的阳光照在莽莽黄土塬上,格外耀眼。陕 ...

四十三年逨鼎(丙)

  每一处被唤醒的遗迹都会牵出一段久远的历史,杨家村青铜器窖藏也不例外。2013年1月19日,农历壬午年腊月十七,星期六。这是一个冬月里普通的日子,午后的阳光照在莽莽黄土塬上,格外耀眼。陕西省宝鸡市眉县马家镇杨家村的5位农民王明锁、王拉乾、王宁贤、王勤宁、张勤辉,像往常一样,午饭后,便开着拖拉机来到村北的黄土塬上挖土……时间的指针过了4点,站在上面负责挖土的王拉乾一镐下去,一个埋藏在地下2800年之久的青铜器窖藏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被打开了。

  当27件写满金文的青铜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一段无法证实的历史,一个世卿世禄的世家大族,一位文武双全的能臣,在世人眼中渐渐清晰、鲜活起来。

  27件青铜器, 4045字铭文,集中指向一个人和一个家族——单逨及其单氏家族。逨盘是27件青铜器中的核心器物, 372字铭文被誉为“青铜史书” 。单逨在追溯其七代先祖伟业的同时,也为我们清晰地梳理出了西周诸王世系,可以说逨盘铭文既是一部家族史,也是一部西周史。铭文所述西周诸王世系与《史记》相互印证,以实物形式证实了这段历史的真实性。

  铭文中的单氏家族史,又让我们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数十年间在杨家村附近出土的几批青铜器联系在一起。与该窖藏青铜器有直接关系的是1985年杨家村另一青铜器窖藏出土的逨钟器组,逨钟的做器者与逨盘所有者为同一人,而且所述之事与逨盘铭文册命内容基本一致,都是周天子任命逨为虞林一职的事。有意思的是,该窖藏出土青铜器均为乐器, 3件镈、 15件编钟。两个相距不足30米的青铜器窖藏,总共出土单逨的青铜器45件,而且都是体量较大的“重器” 。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分析,这些只是单逨所有青铜器中的一部分而已。

  在距离杨家村青铜器窖藏直线距离不足3000米的李家村村北的塬上, 1955年还出土了盠组铜器,该组青铜器的主人是逨的第四世先祖惠仲盠父。盠父是昭王、穆王时期的重臣,掌管军政,位列六卿。与单氏家族相关的青铜器还有西周早期的叔方鼎,其铭文“叔乍(作)单公宝尊彝”中“叔”即单氏家族第二代公叔,而“单公”即家族第一代;第五代零伯(单伯)可能就是1975年岐山县董家村青铜器窖藏出土的卫盉铭文中提到的执政大臣之一——单伯;也有学者认为传世的颂(或史颂)器主与逨可能是兄弟……

  在一个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如此密集地发现单氏家族的青铜器,还把不同类别的青铜器分别存储,是不是在传达给我们这样一个信息:这里或许曾是单氏家族的封邑。那单逨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又有什么样的背景能够拥有这么多的青铜器呢?

  从逨盘、四十二年逨鼎和四十三年逨鼎的铭文记述中我们知道,单逨是姬姓贵族,生活在周宣王(前828年-前783年)时期,在周宣王42年(前786年) ,因他辅佐杨侯长父(周宣王的儿子)抗击猃狁有功而被周王赏以美酒和大片土地;随后,在其继承先祖爵位的同时,将他调任虞林一职(负责管理林业、农业,专供宫廷,相当于后世的少府) ,作为荣兑(西周时期的大贵族)的副职。第二年(前785)年宣王又对逨委以重任,命其兼任检察官一职,并进行了任职前的诫勉谈话。在短短的两年内,宣王数次册命单逨,足见天子对逨的厚爱。

  四十二年逨鼎铭文中那场抗击猃狁的战事,是周宣王晚年对敌战争中少有的一次胜利。猃狁是西周时期我国西北地区一支强悍的部族,频频侵犯西周边境,长期困扰着周王室。至周宣王时期,猃狁气焰尤盛,时常滋事挑衅,冒犯周邦,侵掠畿内田地。为了加强拱卫王畿的力量,周宣王把儿子长父分封到杨(今山西洪洞东南) ,建立杨国。杨国是猃狁入侵王畿的第一道关卡,这次单逨协助杨侯长父对猃狁的抗击,旨在保卫王畿、抵御强敌,以消除猃狁对王畿的威胁。从铭文的记录中,我们能够感受到周宣王对这个局部胜利的重视,周宣王不仅在周王室的太庙为单逨举行了封赏大典,且以土地作为赏赐。周初分封时“授民授疆土”也不过如此,单逨所受的荣宠可见一斑。能够享受这种荣耀,除了单逨尊贵的身份以外,最重要的是周宣王需要这样的胜利来鼓舞士气,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中兴”天子真实的一面。

  四十三年逨鼎铭文记录的册命礼是目前金文所见册命礼仪中比较完备的,册命礼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天子对即将赴任的臣子的训诫。在本文中,周宣王以4个“毋敢”告诫逨施政办事的原则,一是要谨慎执政,不能纵乐,贪图安逸;二是要依法施政,明辨是非;三是要公平执法,不得偏私;四是不能贪得无厌,中饱私囊。最后,周宣王对逨说,如果逨没有按照他的告诫去施政,那就是王一人的错,王没有尽到职守。从西周册命类金文中,我们不难发现,西周天子对官员、特别是高官的职业操守有着较高要求。周天子对官员上任前的诫勉谈话在金文中的事例不多,只有身份地位如毛公、盂等位高权重者才会有,而逨为“监察”官员,对于这样的要职,周天子用人自然要谨

  慎。周宣王对逨的训诫所反映的西周时期的吏治思想,也是我国传统吏治思想的核心内容。这与《周礼》提出的“六廉”思想完全吻合,所谓六廉“一曰廉善,二曰廉能,三曰廉敬,四曰廉正,五曰廉法,六曰廉辨” ,这是周王朝用人的基本原则。唐人贾公彦给予这种思想很高的评价:“此经六事,皆先言廉,后言善能之等,故知将廉为本。廉者,洁不滥浊也。 ”无论是文献资料还是出土实物,都证明了廉政文化是我们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周礼》的“六廉”思想也奠定了中国廉政思想的基本框架。

  从逨盘所描述的单氏家族的世系中不难发现,其家族对周王朝的建立、巩固和发展都作出了重要贡献,广泛参与了周朝的政治、经济、军事活动。氏族成员世代在朝廷任职,相连几代人之间互相倚重、关照,政治力量日益扩张,至逨这一代,家族势力膨胀非凡,成了一个绵延数百年的钟鸣鼎食之家。春秋时期,单公家族的后世仍然活跃在政治舞台上,为周王左右的重臣,确实达到了“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绝祀,无国无之”的程度,是一支典型的地位显赫的世官世族。

做中国艺术的传播者
做传统文化的继承者
做国际文化的促进者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法律顾问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685181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52号4300-13信箱 邮箱: hxbx168@sina.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06034285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